·活动费用也是一笔挺正常的开销

活动费用也是一笔挺正常的开销
来源:http://www.vqbxz.cn 作者:黑龙江省五常市卤梁斩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- www.vqbxz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1-12 21:56

比如,浙江大学大一女生小江,第一月就花了2000余元。她给自己的定位是,“头一个月,放手花。”之后,父母会按着这个月的指标发月钱。

手中的生活费,怎么理财生财?

在消费单中,有一项非传统的支出——外出活动费,用于人际关系活动。86.7%的大学生认为,这是生活费中的一大笔重要支出。

说到这笔开支,小江“狠狠”地说了句,“我再不去“堕落街”堕落了。”每所高校外,都有一条功能齐全的“堕落街”,集饮食购物娱乐为一体。

那么,一个多月过去了,大一新生们到底花了多少?600元,到底够不够用?这些钱,又都花到哪儿了?头一个月的生活费,可是被不少学生奉为今后的“指导价”。

老家在贵阳的小江,到浙大的第一天,就和室友去了“堕落街”。饱餐一顿后,开始逛街,“败”了一堆衣服回寝室。第二天,又去了“堕落街”。原本,只想买把遮阳伞,可她一看到那些可爱的小物件,又忍不住掏了钱。“买的时候,感觉价格也不贵啊。可是,几件东西一加起来,还是有点费钱的。”小江说。

为恋爱埋单,对于大一新生来说,还未提上议程。目前,仅有15.2%的学生需要为爱掏钱。不过,恋爱后,花钱如流水。

小江的寝室,有网购的氛围,女生看到好东西就会跟风一起下单。

不过,她还是被这个数字吓到了。10月,她要挑战下自己,“试试最少一个月能花多少。”

人际关系活动费,已成必要开支

开学初,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600元的生活费标准,引起热议。“这标准已过时,现在绝不可能这么少”是大家一致的反应。

妈妈的另一个目的是,“留些结余的空间,自己存钱,学着理财。”可是,对于从来没自己理过财的大学生,又该怎么学着理呢?

其实,小郑花钱“省”还有一个原因是,不玩网游,他只喜欢在网上下围棋。随之的延伸产品的支出,自然就没有了。当然,家住杭州是“省钱”的另一大“优势”,比如,生活用品都从家中带,“衣服不用生活费里掏,爸妈会买”。

对此,今年毕业的小吴深有感触。他记得,花钱最夸张的一次,一个月用了4000元。“那段时间,我连续7个月都没给自己买过衣服。”小吴说。

66.67%的大一新生,自中学起,就有网购习惯。大学第一个月,最夸张的一位男生,仅网购就花了8000余元。从他列出的单子可见,配置的均是高端货:1300元的网球拍、3000元的耳麦、3200元的手机等等。

不好意思开口向父母要钱,小吴就得自己赚。他与同学一起帮人做广告策划、拍短片。可这样,还是赶不上花钱。为了省钱,有一次,他吃了一个月的馒头。

有人网购就花了8000元

超过55%的在校大学生,已加入网购大军,这是支付宝的最新统计数据。浙江大学生的网购实力,更是挤进全国前三——86%的网购普及率。

在此基础上,每月的钱,先满足必要支出,有空余的情况下,再满足非必要支出。必要与非必要支出的费用比,无固定模式,“根据消费环境、以往平均消费水平而定”。可给每笔可能的支出,设定一个大概的费用计划。月底,再总结对比,进行调整。

一天平均25元。早餐5元,还挺丰盛,一袋牛奶、一个鸡蛋、一个包子和一块定胜糕。午餐和晚餐各10元,一般点3个菜,最爱的搭配是,鸡腿、清蒸鱼和一盘炒青菜。“吃得挺满足的。吃什么,我一般不会限制自己,想吃就买。”

一天伙食费,20-25元标准

账本,怎么记?“首先,得树立一个观念,支出要分必要与非必要。刚性的需求,是必要支出,如饭费交通费。非必要支出,如购物等。”他解释。

在小江看来,活动费用也是一笔“挺正常”的开销。她的同学,有人阔气地请了全班同学搓上一顿生日宴。

另外的大开销,多是女生的“钟爱”,比如,购买生活用品和衣物。

其实,小吴的生活费还算宽裕,父母每月给1500元。可恋爱后,每月都严重超支。他与女朋友不在同所学校,每次见面,总要带上礼物,再加上吃饭、娱乐和每月一场的电影。

一周就去逛了3回“堕落街”

“妈妈并不限制我花钱,她的理念是,女儿要富养。如果太计较着花钱,性格会变得小气,爱斤斤计较。她希望我大方些。”小江说。

恋爱后,花钱如流水

他的餐单如下:

今年刚毕业的过来人小武说,“大学里,会有不同的朋友圈。不同的朋友圈之间,经常会见面聚餐。”对他来说,打牙祭已不只是为满足口腹之欲,更多的还是为朋友之间的畅聊。

在吃饭这事上,女生并不按“常理”出牌。胃口小的她们,照样有人吃出一天40元的标准。小江的室友,就是其中一个。

第三次从“堕落街”回来后,小江与室友都发誓,“再也不去‘堕落街’了。”再去,“连肉都吃不起了。”

浙大大一男生小郑的第一个月生活费,就少得多,花了800余元。不过,这数字,仍是超了600元不少。“我不乱花钱的,平时还比较节约。”他说。

其实,不少家长给生活费的观念,与小江的妈妈相似。

105位大一新生中,杭州本地的学生仅占31.4%,其余都来自杭州市外或浙江省外。这意味着,回家“蹭”父母的可能性几乎很小,所有的开销都得从生活费中掏。

比如,第一个月里,小郑已出去聚餐两次。不过,这只是标配,“一次班聚,一次室友聚”。他身边的部分同学,已出去k歌、小圈子聚餐多次。

对男生来说,生活费的构成,相对单纯。小郑的800余元生活费里,光是餐费就花了750元。

在采访中,学生们听闻“600元”一月的反映,均是一致的惊讶。特别是,对比了自己的首月开支以后。

再一个阶段,就是进入余钱理财。“大学生手中的钱不多又零散,可选择基金定投。”丁志毅说。不过,这个阶段,赚钱不是关键,而是以学为主,“了解理财产品知识、功能和相应的效果。”

饭费,自然占去了生活费的大头。在问卷调查中,“平均一天饭费20-25元”是主流。

我们的问卷调查数据,恰好印证了支付宝的统计。

调查显示,600元的“标准线”,显然过气。这一选项,无人选择。不仅如此,601元-800元的选项,也都无人“问津”。支出1001元-1500元,成了主流消费,占33.3%。紧随其后的消费群,是每月支1501元-2000元,占26.7%。

“财务管理就是计划执行的过程,账本非常必要。”中信银行杭州分行资深理财顾问丁志毅说。

这两天,本报记者在浙江大学和浙江工业大学共发放105份问卷。结果显示,大学第一个月,无一人花费少于800元,更别说600元了。

每月,浙江大学生在网上支出811元,超全国平均水平261元。

上一篇:今年将出狠招清理小产权房 下一篇:没有了